公司新闻

你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什么是区块链经济体?

作者:郑州大西洋条幅布厂 点击次数:发布时间:2018/2/27 8:13:54

迎接跨主权、低摩擦、细颗粒、大规模协作的区块链经济体


  大西洋条幅布文章来自于:条幅布文章来自于:大西洋条幅布旗帜布文章来自于:旗帜布厂(www.100dxy.com)

  一百多年前的世界恍若昨天。铁路、石油、钢铁、电力、汽车塑造了二十世纪地球的技术创新、经济繁荣和组织变革,范德比尔特、洛克菲勒、卡耐基、爱迪生、福特等证明并展示了资本主义的文明发展范式,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

  二战之后,跨国公司崛起,沃尔玛、壳牌、丰田、IBM、微软等一个个跨越领土疆界的新物种在技术和资本的加持下,迅速繁殖生长,遍布地球角落。它们或员工数超过主权国家人口,或公司市值超过一国GDP,跨国公司成为新的经济体形态。

  上个世纪末延续至今的互联网革命和移动互联网演进,产生了Apple、Google、Facebook和Amazon这样的比跨国公司更先进的经济体形态,他们甚至不需要物理延伸到主权之外就能把生意做到全球,.com经济体人口规模更大,总产值更高,社区联系更紧密,信息和金钱流动速度更快,治理也更加民主和透明。

  21世纪已经过去近五分之一。人类重新站在了新的十字路口。我们即将迎来一个崭新的物种,区块链经济体。它矗立在互联网的肩膀上,用数学解决信任降低交易成本,用程序建立合约减少交付摩擦,用分布式智能卷入机器生产力,用社区组织驱动民主治理,用token流转激励经济活动。它为人类开展大规模协作提供了新的可能性,向我们昭示了地球人民的福祉和未来。

  创新在边缘和混沌中酝酿,伺机破土而出。它早期的模样总是影影绰绰不那么清晰、摇摇晃晃不那么稳定,可用性差、并不便宜、问题一大堆。区块链技术如此,区块链经济体亦如此。

  1

  区块链经济体的政治

  任何经济体总有政治。比特币是区块链的第一个应用,成功与否留给后世评说,它的政治哲学耐人寻味。谁在比特币世界拥有权力,权力是如何分配和运行的?

  比特币核心程序员team制定规则,编写和迭代bitcoin core程序,commit常规request,也deal with重大的BIP,用code凝聚社区共识,努力规避社区分裂。核心程序员有权力吗?有。有绝对权力吗?没有。他用程序固化宪法般的权力,但依然会被利益和分歧撕裂,新的算力拥护新的规则,新的规则产生新的分叉,新的分叉拥戴新的核心程序员,新的核心程序员推动新的货币和经济体,直到繁荣或者死亡。

  矿工在POW机制下似乎获得了权力,算力就是选票,历史账本维护者就是老大,真的是这样吗?POS共识锁定资本,用币天计量社区投票权,是否意味着资本就是权力?区块链世界引入的博弈不断升级,但有一点不变,陌生信任的达成需要付出同样巨大的成本,单一、绝对的权力永远无法长存。

  别忘了币的持有者和消费者。他们是区块链经济体政治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同交易所、支付商家以及其他区块链经济体货币一起,构成了对核心程序员、矿工的政治博弈和权力分享,我既可以cash out coin投票,也可以联合社区成员硬分叉建立新的子经济体。

  区块链经济体的政治复杂性还来自于该经济体出身和演进的多元化。

  Telegram在中心化的互联网世界里试图演进出一个分布式的区块链经济体;爱沙尼亚通过国家区块链基础设施、电子公民以及Estcoin加密数字货币,在主权疆界之上拓展区块链人口和经济活动,形成杂交、复合型的区块链经济体;V神建立以太坊开源社区,用区块链OS凝聚社会资源,用ICO推动主token价值,用智能合约和Dapp繁荣生态价值,把区块链原住民的信仰和经济活动汇聚成以太坊区块链经济体。

  这三种区块链经济体都可能存活下来,每一种经济体具有自己独特的政治。

  就好像毛泽东之于中国,华盛顿之于美国,中本聪之于比特币,V神之于以太坊,两个平行世界中的四个经济体,由于政治治理机制的不同,经济体繁荣发展的路线图自然不同。孰优孰劣,不知道。

  2

  区块链经济体的经济

  以领土疆界划分的主权物理经济体和以digital coin疆界划分的区块链虚拟经济体,并不矛盾,后者是增量,并且能够解决前者无法克服的增长困境。

  区块链经济体是人类跨主权的大规模协作经济体。制度经济学家科斯说,只要财产权是明确的,并且交易成本为零或者很小,那么,无论在开始时将财产权赋予谁,市场均衡的最终结果都是有效率的,能够实现资源配置的帕雷托最优。

  物理世界里,“产权明晰”和“交易成本接近零”都是不可能的;在区块链世界里,两者皆有可能。亚当斯密说,“一个国家的繁荣,只需要有和平、过得去的司法、公允的税收”,此处的“国家”二字,用“区块链经济体”替换,甚为得当。

  区块链经济体试图解决颗粒度的问题,用无限可分的细颗粒度数字货币,对劳动价值进行更细颗粒度的计量。我们需要重新定义一个经济体内的劳动行为、价值计量、价值流动和激励手段。生孩子、做家务是不是劳动?玩网络游戏是不是劳动?刷朋友圈点赞是不是劳动?去教堂做礼拜是不是劳动?meals on wheels公益是不是劳动?这些劳动的价值一旦计量、流动并良好激励,会是怎样的情形?

  我们正在迎来模拟货币的电子化,电子货币的数字化。支付宝和微信实现的只是传统模拟货币的电子化,日常支付的无纸化,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数字货币。

  区块链经济体内使用货币这个称呼,不好。首先不准确,其次不利于技术普及和应用发展。货币这个词,于民挑逗、于官挑衅,该打。实际上,只有主权实体经济体叫货币最合适,主权货币,national currency,用国家机器背书的信用债务。区块链经济体的价值存在和计量可以称为代币,blockchain coin,具有通用性和流动性。区块链经济体内还包括垂直应用开发商创造的Dapp子经济体,它也发行Token作为用户激励的经济手段,用途多元,可以在ICO期间作为产品预售的债务凭证,也可以用于某个app内权益的支付;可以上市流动,也可以选择不流动。

  你也许会问,爱沙尼亚搞的Estcoin算什么。这是个好问题。太创新了。暂时回答不了。也许最后是个闹剧的收场,也许成为区块链经济体和主权经济体杂交的标准范式,who knows。

  我们正在迎来比特的原子化,原子的资产化。原子意味着价值不可零成本复制不可双花,资产意味着价值可以流动。区块链经济体的未来想象力高度得益于此。

  我们正在迎来个人的数据化,数据的货币化。互联网世界里,我们的行为产生数据,这些数据反过来又描述了我们,但我们不拥有这些数据,我们让渡隐私获取免费的服务。区块链经济体内,个人可以进一步深度数据化,但这些数据不再是孤岛,不再是中心化互联网运营商的垄断资产,这些数据属于我们自己,可以计量价值、参与交易,货币化并自由流动。区块链经济体内,不但个人如此,机器亦如此。

  区块链经济体容纳多种组织模式,平台型的社区组织,应用型的商业公司,服务型的劳动个体,等等。会形成什么样的食物链、权力博弈模式和利益分配结构,看不清,但耐人寻味。从底层协议开始构建起的区块链经济体可能会拥有最大的GDP,与之相配的组织形式多半是DAO社区。从应用层构建的区块链经济体大部分是某个主链上的子经济体,少部分会拥有自己的公链独立成长为GDP大户,与之相配的组织形式多为DAC或者中心化的商业公司。

  5000年以来,人类诞生了两个最牛逼的商业模式,一个是建国,一个是建托拉斯,对应两个超级组织,一个是国家,一个是垄断公司。网上有人调侃,做生意先向国家交税,再向BAT交税,食物链很清晰,从业者很无奈,区块链经济体会延续这个模式吗?

  区块链经济体内,投资者、生产者和消费者高度重合。Metastable说,我们不投company,只投coin。coin是什么,coin就是区块链经济体的通货。对于一级市场投资者,寻找下一个独角兽落伍了,对于二级市场投资者,发现下一个高成长价值股过时了,我们要做的是,看见下一个经济体,区块链经济体。

  区块链经济体的面容仍然模糊,用历史无法丈量未来,站在今天无法体验明天,但我们仍然愿意努力去想象、去憧憬、去建构那个依稀的区块链世界。那个去中介的信任,不流血的和平,低冲突的协商,零摩擦的流动,可持续的繁荣,会有吗,会来吗,会好吗?

  3

  区块链经济体与中国经济体

  春节的微信群里有人在谈虎门销烟,谈林则徐。大意是英国人用鸦片换走了我们大清的白银,其行可恨,其心当诛,现在不知哪国的外国人又梦想用区块链和比特币来骗走我们的人民币,骗走我们改革开放四十年的经济果实,人民呼唤新时代的林则徐再来一场虎门销币。

  区块链经济体和中国经济体势不两立么,区块链是资本主义敌人对我社会主义的软侵略么,区块链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对我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释放的特洛伊木马么?想想互联网,如果当初来了一场虎门销网会如何?画面太美,还是不想了。

  不过,事实上,区块链大势面前,国家之间的较量是真实存在的,弯道超车的机遇也是真实存在的。

  人民币面临一场战争,你不打出去,人家打进来。区块链技术加速了价值在全球的流动,数字货币可以监管、ICO可以监管、交易所可以监管,但你无法简单粗暴地将一切拒之门外,脏水和孩子一块倒掉之后,你连监管的对象都失去了,还击的武器也一并失去了。

  算力就是能源,算力就是权力。未来世界,云、端、链的算力都要进步。链的算力从零开始飙升。链的算力从第一天开始就是面向全球服务的。链的算力驱动新的芯片设计和开发,包括计算、存储和通信。链的算力技术演进路径可能影响云和端算力技术的迭代方向。谁为全球化的区块链经济体提供源源不断的算力能源,这是中国企业的机会,也是提升国家竞争力的机会。

  还有操作系统。中国错过了Windows,错过了IOS和Android,还要错过这台全球计算机的OS么?

  互联网曾是一个鲜活的例证。习惯了在国内享受互联网发达的美好生活之后,出国都无法适应那些种种的不便,勤劳勇敢的中国人又何愁区块链管不住用不好呢。

  4

  结语

  互联网信息时代,拜香农和麦克卢汉为理论奠基人,拜蒂姆·伯纳斯·李和马克·安德森为实践先驱。区块链价值时代,愿拜图灵和哈耶克为理论奠基人,拜中本聪和V神为实践先驱。

  奠基人死了很久,却给人类留下了进步和繁荣的思想遗产。先驱特别值得敬仰,他们具有普罗米修斯般的使命感,西西弗斯般的意志,然而,商业实践上,先驱也可能变成先烈。

  新世界事关地球人民福祉,事关中国竞争力,有些人注定被铭记,他们做五花月号的老船长就好,不必成为美洲大陆的新国王。


COPYRIGHT © 2017 郑州大西洋条幅布厂 郑州金代工业园区 豫ICP备17032242号-1 大西洋条幅布,兴隆条幅布批发,大西洋条幅布价格,条幅布生产厂家,激光条幅布,旗帜布,热升华旗帜布,直喷条幅布